新闻资讯

对话|留美女足国脚赵瑜洁:偷偷进学校训练我

发布时间:2021-02-14 20:23  作者:凤凰游戏

  来到美国留学踢球之前,年轻的中国女足国脚赵瑜洁预想过语言的困难、学业的压力、球场的竞争,但却预想不到疫情的意外冲击。

  “如果没有疫情,最近这几天应该就回国了。”但疫情的影响和高昂的机票,让她不得不暂时在美国的公寓里“蛰伏”。

  从一开始担心中国的疫情,往上海家里寄口罩,到如今美国疫情扩散,收到从上海寄来的口罩,身在地球另一端的赵瑜洁,也体会到了特殊时期下的无奈。

  此前,美国人不爱戴口罩的氛围令她紧张,直至今日也有很多认识的好友还在照常出游聚会。在正常训练停止,下赛季NCAA前景未定的当下,她也只能做好眼前事——看书学习,坚持锻炼,“有时候是会觉得有点孤单。”

  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的采访前,赵瑜洁刚刚度过了忙碌的两周。为了准备期末的五门功课考试,她一心扑在复习上,有时候甚至会挑灯夜战到凌晨三点才入睡。

  这已经是她来到美国名校佛罗里达州立大学留学的第三个学年,学业的压力如同她所预料的那样有增无减。但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,让这一年注定特殊。

  “三月份的时候,学校就已经停学了,但是停学没有停课,课程还是在通过网课的方式来进行。”赵瑜洁告诉澎湃新闻记者。

  学校“关门”之后,赵瑜洁所在的女足球队训练自然也随之中止,而这对于热爱足球的她来说,并不是那么容易习惯。

  这名已经代表过国青队和中国女足一线岁小将,在美国NCAA赛场上的表现可圈可点——菜鸟赛季就随队拿下全国总冠军并且夺得全美最佳新秀。

  去年夏天,赵瑜洁又入围了2019年度赫尔曼奖的关注名单(该奖项是NCAA的足球个人重要奖项)。

  按照前两年的日程,今年上半年的这个学期,她本该认线月左右开始的新赛季,然而现在面临的情况却是不得不被逼“休假”。

  “停学以后,一开始我们还偷偷溜进学校,想在学校的公共草坪上训练,结果被工作人员发现了,就赶我们走,站在那里看着我们换鞋离开学校。”

  学校彻底无法训练,赵瑜洁和队友又想了个办法,找了郊区比较远的一块球场继续练球,但也只练了差不多一个礼拜左右,这块场地也关门谢客。

  随着美国疫情的升级,大量的公共体育场所都不再营业,赵瑜洁也不得不另寻他法。

  幸运的是,虽然足球场很难找到,但她所住的公寓附近还有一块可以进去的网球场,同住的室友兼队友有伤在身,赵瑜洁就常常一个人去网球场练习。

  而且除了自己运动,她前不久还花一个月30美元买了网上直播的教练课程,在屏幕前跟着训练,“量还蛮大的,练到我真的筋疲力尽。”

  除此之外,学校也对“居家训练”的运动员提供了一些帮助,“学校封闭了之后,就把一些训练器械发给了我们带回家,我们就在家里做一些器械训练。”

  虽然一边坚持着自己训练,但赵瑜洁也难免有些迷茫,“我听说,有些学校甚至因为经费不够而把运动队砍掉。”

  她所在的学校,还没有砍掉运动队的打算,不过之后的日程安排仍然是雾里看花,“还没有正式通知下赛季的时间,连下学期什么时候开学都不知道。”

  事实上,赵瑜洁还从来没有过寒暑假不回国留在美国度过的经历。往年这个时候,她本来应该已经收拾东西回到上海家中,但今年的特殊情况,让她只能“再看看情况”。

  “前两天看了一下机票的价格,7月1号回来的机票,单程两万左右,超贵。平常便宜的往返机票也就一万出头一点。”

  不过,学校也没有让学生的假期完全无事可做——按照课程安排,学生在暑假也要通过视频课件的方式上三门课程,从5月11日上到7月底,这对于当下的赵瑜洁来说倒还成了一个期待,“网课来了也蛮好的,可以学习一点东西。”

  毕竟疫情之下,也很难考虑趁着暑假外出旅游的计划——虽然对于她认识的一些人,疫情似乎并没有对外出娱乐造成太大的影响。

  截至5月6日中午,美国的新冠确诊病例已经超过了123万例,死亡超过了7万例,数字的高速攀升让赵瑜洁也感到紧张,而一些美国人对于防护的不够重视更让她感到“压力”。

  “一开始是蛮紧张的,看到他们都不戴口罩,这两三个礼拜开始基本上戴起来了,但是还是有人不戴,估计是没有,买不到口罩。之前取快递的时候就有人问我在哪里买的口罩,我说是家里人从中国寄过来的,他说在这边基本上不可能买到。”

  口罩紧缺的情况下,赵瑜洁能看到不少路人都只能戴着非医用的棉布口罩,一些学校老师甚至只能自己用布料来自制口罩。

  “洛杉矶那边好像严重一点。我们这边好像没有新闻上的那么夸张,我看到我的一些朋友基本也都在去海滩、海边玩。”

  “(对于出门)没有规定,随意性比较大,想出门就出门,考完试结束以后还有同学开party。他们觉得没有什么影响,该怎么玩怎么玩。餐馆还开着,只是不能堂吃只能外卖打包。”

  “我认识的很多中国朋友就很少出门,在家屯了一两个星期的粮食。我也有去采购,现在差不多也是一个星期多去一趟超市,买了大米、意面,还有肉冰冻在冰箱里。”

  因为还没考驾照,她就在亚马逊上买了一台踏板电动车作为代步工具,需要带东西的话,就背上双肩包。

  和很多国内小伙伴一样,疫情期间赵瑜洁也得到了更多锻炼厨艺的机会,抖音、下厨房等APP上的菜谱成了她新的关注热点。虽然谈到自己的手艺她还是很谦虚,“还可以吧,饿不死,凑活能吃。”

  “之前看到有人咳嗽不捂嘴就会有点紧张,但现在还好,没有前一段时间那么紧张了,毕竟住的城镇人不多。(对疫情)我们也没有什么办法,只能做好自己的防护,阻止不了别人的传播,只能保护自己。”

  此前,在国内疫情较为严重的时候,赵瑜洁也会每天刷新看疫情的实时数据,还有网络上的各种新闻,也经常询问在上海的家人的情况——怕国内不好买口罩,她还在美国买了两三百个口罩寄回家。

  但几个月后,情况颠倒了过来,变成了家里人往她这里寄口罩,“我买的口罩不是医用的,爸妈寄过来的是医用口罩,什么N95口罩这些,够用。他们也会提醒我去超市,出门一定要戴口罩,要多洗手,用酒精消毒等。”

  其实在近段时间,赵瑜洁还搬了一次家——此前她所租住的公寓,合租的室友是一名护士,同住的“危险系数”比较高。好在一名同学暑期回家后,就把原本租住的公寓让了出来,赵瑜洁和另一名队友搬了进去,不用另付房租,只需负责照顾同学留下的一只猫。

  期末考试完的这几天,倒成了她开始留学生活之后少有的清闲时光——不用训练、暂时没有课程、甚至也不用考虑出门到哪里玩,“多看几本书,多看几部电影。”

  “国内的女足队友,时不时会跟她们视频联系,在这边的中国朋友,有时候也还是会见上一面。”

  但即便现在可以有网球场练习,可以在家练器械,赵瑜洁还是更想念球场,“有时候还是会觉得有点孤单。想跟大家一起踢球,有点思念那种感觉。”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,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“澎湃新闻”APP)


凤凰游戏